開放舊陣地,尋找新戰場,商湯這一年

摘要

一邊開放,一邊夯實,一邊先鋒實驗。

又是一年春運時。在這機場火車站最繁忙最擁擠的一個月,你會發現相較于往年,不論是出行秩序還是效率,都讓人滿意很多。

首都機場 T2 航站樓,一套智能旅客安檢系統正在緊張工作。在它的幫助下,旅客「人」「票」「證」三合一核驗能夠自動完成,并且在安檢過程中能夠實現「人包綁定」,防止行李誤拿或丟失。這樣一來,旅客的通過效率提升了超過 40%,安檢壓力得以有效緩解,旅客也不再需要那么早出門排隊。

這套智能安檢系統的核心是商湯科技的視覺分析技術,在去年春運之前已經工作超六個月。同樣的,你會發現,在石家莊正定國際機場以及剛剛投入使用的北京大興機場,類似的系統也在運行。

在 2019 極客公園評選的極客雇主 Top 30 榜單中,商湯科技榜上有名。在評選過程中,我們發現,作為全球領先的人工智能平臺公司,商湯在成立五年多的時間里,已經長出了一套完整的從自主研發到落地應用的有效路徑,為員工提供了極佳的創新環境,同時其良好的盈利能力又給員工提供更多的職業保障。在學術和商業的雙輪驅動下,商湯正處在健康發展的正向循環中。

智慧城市——在全球范圍內尋求更高市占率

盤點 2019 商湯的動作,你不難發現一些表征。

作為計算機視覺技術廠商,智慧城市是商湯的重要業務板塊之一。2019 年,我們看到商湯在智慧城市方面進行了一次「大版本」的思維升級,將以往單個改造的城市場景進行統一考量,推出「智能城市操作系統」(AI City OS)。

操作系統作為底層基礎設施,是行業協作游戲。關于商湯 AI City OS,官方說法是,這是一個全面、可靠、開放的架構參考,「希望以此為宏圖,與全行業伙伴一起,將『能看懂、能思考、能指導行動』的核心能力帶給城市的各個場景。」

在一個行業里,「頭羊」做平臺是慣有路數。作為計算機視覺行業的頭羊,商湯也未能免俗。做平臺的好處多多,一方面,合作伙伴的加持可以讓商湯將觸手伸到以往自己沒辦法親力親為的細分場景中;另一方面,多源、多態的數據也能帶來更加精準的運算。

然而大規模運算也會帶來挑戰。城市是復雜的生命體,有著大量的碎片化和長尾業務。要在更大規模運算的前提下取得更靈活的調度,要求商湯擁有工業級算法的生產能力,且具備為伙伴提供低成本、高效的架構的能力。

以升級的「城市視覺中樞」為基礎,商湯不斷擴充「AI City 端邊云一體化方案」,推出多款開放的邊緣智能算法產品,借助合作伙伴的力量滿足智慧城市全場景業務創新的需求。包括人行道違章停車、煙火檢測、傘棚違規占道、共享單車雜亂擺放和違停、垃圾滿溢和暴露檢測、工程車拋灑檢測等,全面提升從街區、公園、校園、社區,到寫字樓、銀行、機場、地鐵等場景的綜合管治效率。

商湯的智慧城市落地不僅局限在國內。圣誕節前夕,商湯與泰國 SKY ICT 及泰國知名地產開發商 Sansiri 簽署三方合作協議。根據協議,商湯將為 SKY ICT 提供 AI Cloud 云技術,由此為 Sansiri 提供「智慧樓宇」解決方案。此前,商湯 AI 技術亦為萬科集團、世茂集團等中國本土地產企業提供智能化升級服務。此次向泰國地產的延展從一定程度上標志了商湯智慧城市全球化探索的第一步。

不斷展露的 AR 野心

盡管仍舊面臨傳輸、應用創新等多項挑戰,AR 還是成為 2019 年的新熱詞。在 CES 2020 現場,三星、Nreal 等公司的 AR 眼鏡展臺前人滿為患,業內正翹首等待著這項新技術對包括導航、導購、游戲、測量、教育教學在內的多種場景的變革。

在這片戰場上,為了搶占生態先機,2017 年,蘋果、谷歌等國際巨頭不約而同地發布開發者工具。就國內而言,商湯在 2016 年推出 SenseAR 平臺也是抱著同樣的目的。

作為一家 AI 公司,商湯將 AI 和 AR 結合的思路在國內的 AI 產業中非常獨特。這受益于其「產學研」結合的發展路線。2017 年,商湯與浙江大學共建「浙江大學-商湯三維視覺聯合實驗室」,重點研究 SLAM 和三維重建等方向。

這一年是商湯 AR 秀肌肉的一年。在移動設備上,商湯助力多個手機廠商實現體感游戲及尺子測量等功能。騰訊手游「一起來捉妖」在部分安卓手機上也采用商湯 SenseAR 平臺提供的特效引擎,以取得視覺延展能力及自然真實的互動。

2019 冬天,在北京王府中環,一場有關古代科舉考試的展覽正在進行。這場名為「金榜題名」的互動式展覽由故宮文化主辦、紫禁書院策劃,商湯作為技術合作伙伴提供了人臉關鍵點識別及 AR 技術能力。

其中,商湯應用 240 人臉關鍵點定位技術,與故宮文化共同打造「號舍考生相」展項。觀眾走到互動屏幕前,設備自動將觀眾的動作與號舍考試的虛擬考生形象連接在一起,用頭部運動驅動虛擬考生的姿態。

另一個 AR 互動式展項「孔廟祭孔」采用商湯 SenseAR 平臺的手勢識別、人臉識別等 AI+AR 技術。當觀眾走到展區時,與現實場景融合的孔子等比例虛擬人像出現,在觀眾擺出標準的「拜禮」手勢向孔子回禮后,觸發設備拍照合影。這樣一來,觀眾就能拿到一張與孔夫子的合影照片。

這一年,商湯在 AR 領域的野心實打實地展現出來,通過與多個文化藝術項目的合作展現技術實力。在與故宮的合作之外,商湯還聯合湖北省博物館、蘇州云觀博合作打造 AI+AR 博物館項目「曾侯乙編鐘」。觀眾將移動設備的攝像頭對準編鐘實物或圖片,以手代槌敲響 AR 技術生成的虛擬曾侯乙編鐘。2019 年 6 月,商湯攜手上海當代藝術館舉辦「Art×AI」系列藝術展覽。

2019 年春天是商湯與浙大聯合實驗室的豐收時刻。5 月,實驗室發布了首個面向 AR 的單目視覺慣性 SLAM 數據集和評測標準,更全面地覆蓋移動 AR 環境下的場景,向行業引領者及標準制定者的角色更進一步走深。

智能汽車——面向未來的隱形發力點

在計算機視覺領域的技術積累將商湯引入智能汽車行業,這是很自然的事。2017 年 12 月,本田與商湯簽訂長期合作協議,共同深耕自動駕駛技術,讓商湯的視覺技術在自動駕駛方面的應用受到行業關注。

但事實上,自 2016 年起,商湯便開始布局 AI 技術驅動的自動駕駛解決方案的研發工作。擁有包括感知、分析預測、決策規劃控制、城市級三維地圖重建及無人車高精度定位等技術能力,以攝像頭為主、多傳感器融合的策略構建 L4 級自動駕駛解決方案。

目前商湯的自動駕駛汽車已在日本常總市、上海臨港及中國杭州等地進行路測,實現在半開放場地內的無接管自動駕駛。此外,商湯還在日本常總市打造了一座「AI·自動駕駛公園」,這里也將成為商湯智能汽車技術在日本的研究開發基地,并將用來進行自動駕駛車輛測試。 

除了面向車外的視覺技術,在 4 月的 2019 上海國際汽車工業展覽會上,商湯首次整體對外展示了面向車內的「智能車艙」產品與解決方案,為未來新一代車載智能系統提供身份識別、疲勞檢測、分心檢測、刷臉開門、視線追蹤、手勢識別、乘客屬性分析(如嬰幼兒狀態識別)、遺留物檢測、AR 汽車伴侶-Avatar 等功能,為汽車的智能化、數字化提供技術支撐,并為終端用戶帶來高安全、高科技、個性化的體驗。

去年,商湯還與全球汽車座艙電子科技行業的代表性企業 Visteon 正式簽署戰略合作協議,商湯的 AI 技術將與 Visteon 的座艙解決方案結合,以多類型的整合方案推向市場。

創新的源頭

在未來 AI 時代,AI 將像水電煤等基礎能源一樣,賦能各個行業與職業。對于每一個人來說,具備一定的 AI 素養,掌握一定的 AI 知識和技能成為擁抱 AI 時代的基礎。

新一代的 AI 教育是商湯一直以來非常重視的事情。商湯曾連續于 2018 和 2019 年發布面向高中和初中的人工智能基礎課程教材,將 AI 基本原理和所需編程語言送進青少年課堂。目前,商湯 AI 基礎教育已推廣至青島、上海、北京、深圳、晉中等 20 余個城市,536 所中小學,共培訓 1482 名一線任課教師。

這一思路一脈相承自商湯的學術基因。眾所周知,商湯初創于香港中文大學多媒體實驗室,創始人湯曉鷗教授擁有深厚的學術背景。創立之初商湯便采取人才壟斷和技術壟斷的策略。彼時行業內人工智能人才稀少,公司聯合創始人、首席執行官徐立認為,在商湯進行人才壟斷之后,新一批人才的成熟至少需要 3-5 年的時間,這將為商湯帶來時間壁壘。由此,商湯一度成為人工智能行業中擁有最多博士的公司。

截至目前,商湯擁有超 2000 位研究人員。在大量研究者的共同努力下,商湯已發表頂級學術論文 500 余篇,在全球各類人工智能競賽中獲獎 60 余次。最近一次,在 11 月舉辦的 ICCV2019,商湯及聯合實驗室共有 57 篇論文入選 ICCV 2019(包含 11 篇 Oral),同時在 Open Images、COCO、LVIS 等 13 項重要競賽中奪冠。

一年前,商湯在上海聯合麻省理工學院、清華大學、上海交通大學等全球 15 所高校共同發起「全球高校人工智能學術聯盟」。一年后,湯曉鷗又在上海世界人工智能大會期間談到了商湯的人才觀。

他用「源頭創新」的「源」字中的三滴水比喻商湯人才觀的三個核心要素:好的創新環境、對人才的尊重,以及學術的充分交流。我們認為,這也很好地闡釋了本次商湯上榜極客雇主 Top 30 榜單的原因。

最新文章

極客公園

用極客視角,追蹤你最不可錯過的科技圈。

極客之選

新鮮、有趣的硬件產品,第一時間為你呈現。

頂樓

關注前沿科技,發表最具科技的商業洞見。

最新开奖号码500